言情小说 > 青春校园 > 相遇于初
选择背景:  字体大?。?/B>
 页面边距:
 双击滚屏  滚屏结束自动翻页
作者飘风至南   
    我时常在想为什么有些事情像死了一般,毫无起色。不论如何的努力,总是不可能达到预期,那些成功人士讲的话是真的吗?为什么名人的自传中他们永远都是历经曲折后最终成功?为什么时间恰好?为什么人恰好,为什么事情恰好?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遇见呢?遇见是不是可以把握?

    在承受着学习的压力,在忍受着脸庞缺陷的压力。我不想辜负父母的期待,我又期待着那个带给我安全和阳光的人永远不会离开,但因为在乎,更加害怕变数,害怕他身边优秀漂亮相当的家世背景的姑娘。

    惶惶不可终日地呵护着脆弱的爱,等待着转机。

    等待云开月明,等待阳光明媚,那时我可不可以放肆的无法无天?

    但是我只能想想,自欺欺人自我安慰不知道可以支持我走多久。

    周六下午我又一如既往的昏昏欲睡,回头看见卢旭已经在桌子上睡死过去。突然间我不困了,恶作剧的想法不由自主地冒上来,千万种想法在脑海飘扬而过,最后选择了最简单最原始的方法。我在书包四处翻找荧光记号笔,找到后紧紧捏在手里,观察着卢旭的睡眠状态。默默的推测时间,根据我刚才看到的时间,应该在一分钟到两分钟的范围内就会下课。关键下课可没有学校那响亮的铃声,就是老师自己把握时间,所以会产生一点误差,优势是不会吵醒卢旭。

    想到那乖孩子可以安稳睡到下节课,笑容就悠悠蔓延开。我当不会知道我当时的状态有多诡异,握着笔,满脸期待孩笑看着一个人,头发几乎盖住了全部的脸,唯一露出的一小块脸颊上尽是黑色签字笔的痕迹。

    我听见老师刚说到“现在下……”而我也即将开始跨和站同时进行,身体刚动一点,比我更快的是卢旭上面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咬金兄”,我眼睁睁看着他一个懒腰把卢旭吵醒,看到卢旭的眼睛睁开后我的笑容随之僵在脸上。当我还来不及反应时,对面幽幽传来一句话“这么喜欢我,看我睡觉都那么开心?!?br />
    我气得说不上话,他又做了一个单手擦脸的动作,趴下继续睡觉。我被弄得云里雾里,两秒之后才恍然大悟,急忙找镜子,这时才知道竟然一脸的黑色笔迹,忙去洗手间把脸洗干净。

    洗手间一个隐私的场所,里面有着许多八卦和谣言。但是不是忽略了一件事,洗手间是所有同性都可以进入的地方,为什么每次女生在八卦时都觉得全世界只剩她们了。我在清洗脸上的墨水,迫不得已听着对班里男生的谈论。而对男生的谈论无非家境外貌成绩运动性格。白说不厌,只是她们从哪里挖来的资料呢?好奇不已。

    八卦听得差不多,我脸上的痕迹也洗的差不多了。我关上水龙头时,脚步声和开门声一起传来,我乖顺地让路,多希望我透明的。我最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我不打扰别人,别人不影响我的生活。现在的我也正在小心地维持这种状态。上帝啊,我是不是忘记了欣跟我说的要多和人接触,不要装冷酷。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忘记——她说的是在高中,是的,在高中。在高中一定会改,活成一个正常孩子。

    凉爽的自来水将闷热和睡意一起冲洗的一干二净,怎么不可以将一切烦恼都冲刷干净呢?致远旅行怎么样呢?好久没见他了,只是偶尔的联系,话也不多。我的高中生活会怎么样呢?好害怕,没有人陪伴的生活。谁可以来听听我的心事呢?

    离世之后真的会变成天空中的一颗星星吗?科学告诉我们这不可能,人怎么可能会变成一颗什么恒星行星呢?但是我不愿意相信什么科学的根据科学的结论,我情愿相信民间的温情流传,我相信人死之后一定会变成一颗闪耀星星,在夜晚时刻你对着它默默诉心事,它都能听见,它都能懂。它会在你难过时候伤心缓慢地眨眨眼睛,而后又冲你顽皮地闪闪,逗你开心。

    坐在位子上看四周那些连话都没说过的陌生人,连眼神的接触都未曾有过。最初大家都是这个样子,但是渐渐地熟络起来,连位子都慢慢地不会有大的变化。但是我还是游离在这些小集体之外,像是飘荡的孤魂融入不了人类的世界。但我不敢主动,不敢主动看一眼,不敢主动微笑,不敢主动讲话……偶尔一丝落寞会悠悠升起,只是偶尔。

    回头看那个有时那么讨厌的家伙竟是这里唯一阂说过话的人,是不是有点悲哀。罢了想那么多干嘛?好好上课才是正经事。

    夏日热烈的阳光,将人的梦想烤的滋滋作响。

    爱是这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了吧,一段感情中总有一个爱的少,一个爱的多。那个爱的多的人该付出多少来填上两者爱的落差,少了,一段感情就逐渐淡了,最后好聚好散。多了,另一方因为沉重的爱太过负担而逃离,或者对方欣然享受,但是你又不堪重负离开。所以除了全心全意的爱,还要维持那个微妙的平衡。

    我和致远的关系,总觉得我离不开他甚至有些依赖他,但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离开我。

    胡思乱想中一节课就这样悄悄流逝。

    不久前收到致远发给我的图片,大片的粉色花海。附文——我也在花旁边,不过错开了时间,下次一起去看吧。

    原来他还是记得我前几天给他发的照片的,虽然当时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很漂亮。记得就好,放心上就好。

    小沫应该是很喜欢花的吧,我给她发了照片,大概会喜欢吧。这里拂来的都是花香,清雅醉人,温和惬意。

    感觉有些累了,回酒店休息,虽然躺在柔软的床上却总觉得哪里不舒服。既然睡不着也不想躺着,起来看看风景也好。酒店里的椰树颇有南国风情,还有各种人在露天的泳池游泳,大多是家长带着小孩??峙乱仓挥心茄娜巳翰趴梢宰匀淮蠓降卦谀嵌斡就嫠?,年轻些的都在顶楼的泳池过着他们要的小资生活。

    过着他们的小资生活,在丰厚的物质条件下生活的他们有什么梦想么?实现不了的,想去实现的?;蛐硎浪谆蛐砦难?。但是一定不会像刘源那样坚决并且固执吧,只身去了北京,他的音乐梦想开始实现了吧,从小突出的音乐天赋和后天的不懈努力足够孕育音乐梦,为了这个他抛弃那么多的东西,物质上的抛弃精神上的舍弃,这些代价足够让梦想开花结果吧。

    时间带着呼呼的风声快速后退,回到十年之前的样子,那时的致远还是稚气未脱的样子,而刘源也是一个稚嫩却固执的小孩。抱着41寸的吉他,对于十岁出头的孩子来说这吉他是稍微有些大了,但在刘源气势的压制下,并没有产生太大的违和感。

    如果用一个烂大街的比喻大概就是伯牙和钟子期那样的关系,但又不仅仅是知己关系,两家为世交,两人从小就常常一起玩耍和学习。对于小孩来说玩和学,是除吃饭睡觉外的所有事情。何况他两甚至同吃同住,就这样成长的他们感情甚至超越血缘关系般地亲密。没有秘密的长大,知道对方的所有。刘源父母的离异对刘源的影响其实是很大的,但是所有人都认为不过是小孩脾性,只要后母足够疼爱足够关怀就够了。并不是后妈的关心不够爱不够,而是亲生父母的争吵,父亲的狠心和决绝给他留下太多的失望和怨气,心里埋着事儿,跨不过去的心结。父母完全决裂导致刘源最后对母亲的印象是在风大雨大的晚上拖着一个行李箱狼狈离开,可以说是被赶走,最后的拥抱混杂着风声和雨水,甚至还没感觉到妈妈的体温,可能就只是那么一瞬间的触碰,他就被呵斥,并且佣人就上前将他拉回房里,门被重重关上,连看着母亲走出大门都不可以,那个砖瓦堆砌的墙,那个木质的厚实大门隔断了视线,隔断了关系,哪怕是最亲的母子关系。

    父亲象征性地摸摸他的头,就转身去了书房。

    从他们争吵的片段,从零碎对话,以及佣人悄悄地议论中,他知道父亲出轨在先,在外有了情妇和孩子,母亲知道但是隐忍和包容。父亲知道他和一个高尔夫教练来往密切,怀疑其出轨,调查取证后提出离婚。多么自私又残忍的男人,没有看在多年感情,没有看在孩子的份上。无论自己在外面是什么样子,却要求妻子无条件包容还要绝对忠诚。做不到就令其滚蛋,像是一宗不参杂任何感情生意。

    曾在午睡时候突然吓醒,但是已经不再是会哭闹的小男孩了,安静下床穿鞋,然后到房子外面的小花园乱逛,麻木地走着,或许是想忘记一些事情,也可能是想通了一些事情。

    佣人闲下来的时候免不了对雇主的谈论,而女主人的离开又是一件大事,她们躲在阴凉的地方,看起来像是在修剪树叶和花朵,其实拿着剪刀在窃窃私语。

    “自己可以在外面乱搞,妻子忍了那么多年,不过是几张照片就把发妻给赶走了?;共蝗缂薷桓銮钚∽?,至少爱你一辈子?!?br />
    “可不是呢,听说外面的孩子只比家里这个孩子小一岁呢,也不知道会给前妻多少赡养费?!?br />
    “是吗?孩子都那么大啦!没多少的,都上法院了,收集了不少那些什么证据,女的拿不了多少?!?br />
    “主要是男的也不想给啊,如果想给还会那么麻烦,不过想想也真蠢,丈夫也是出轨的,她竟然没办法弄到一点证据来?!?br />
    “谁知道呢,不知道外面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不清楚,过些天会接过来的,到时候不就知道了?!?br />
    “如果是男孩,说不定地位比现在家里这个还高呢?!?br />
    “不管怎么样,来了就是女主人?!?br />
    “你可别乱说啊,什么家里的外面的,你全当不知道?!?br />
    花丛中冒出刘源的小脑袋,两个女佣立刻慌神,其中一个比较理智,立刻讨好问“小少爷,来多久啦?来着干嘛呢?”

    “……”刘源沉默看着眼前的两人,难道他还是小孩吗?他还会奶声奶气回答她们吗?他听见了全部,知道更加多,心情更加糟。

    “去找管家”眼皮都不抬地发话。

    女佣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好”,便步履沉重地去找管家。

    两人想着不过挨一顿骂,严重就扣点工资,谁让图口舌之快呢,总不至于会因此被开除。

    管家忙赶到询问“怎么了?小少爷有什么事情吗?”

    “去找致远?!?br />
    “好,我请示完先生后立刻去?!奔仁堑玫皆市砗蟛湃?,又谈什么立刻呢?立刻的只是请示。

    在年幼的时候最亲的被迫离开,只剩小伙伴的陪伴。

    外面的人自然而然搬进家里,带着她的女儿,成了新的夫人。女儿也成了二小姐,像是一直在这里生活着的二小姐,一切水到渠成。

    这个新的妈妈虽然不像故事里后妈那样恶毒,但是也不是真的关心和疼爱这个所谓的儿子,一切只做到本分和礼貌。小女儿和刘源相差一岁,可能一直处于被?;さ淖刺?,没有任何年纪相仿的朋友,见到刘源格外高兴,无论刘源在哪里她都屁颠屁颠跟着,刘源由一开始的反感到后来的慢慢接受,逐渐接受这个外来的同父异母的妹妹,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甚至有些亲兄妹的感觉。

    刘晨晨和致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他的好朋友,她的哥哥。

    致远虽不能将刘晨晨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但是毕竟是最好朋友的妹妹,也就理所应当的将她当成妹妹般对待,但刘晨晨对致远的感情似乎远不止这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致远的迟钝,还是因为对刘晨晨并没有半点感觉??墒前妹玫母绺缛词欠⑾至嗣妹玫男氖?,在离开这里的前一天,最记挂的最担心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妹妹,甚至仔细叮嘱致远要好好照顾她,甚至委婉说了希望致远可以试着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