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青春校园 > 过完今生我们再恋爱
选择背景:  字体大?。?/B>
 页面边距:
 双击滚屏  滚屏结束自动翻页
作者八戒老公1912   
    下了地铁便是新街口。

    地铁虽然很迅速,但今天我才认识到原来速度快也未必是件好事,我宁愿在地铁里再多耽搁一会。

    穿过几条马路,我和王宁很快来到商贸世纪广场。

    这座高达55层的大厦,看起来是那么威严耸立,让我不寒而栗。

    餐厅设在大厦的顶层。

    进了餐厅,立刻让人感觉到建筑业和装潢业的发达,感觉到南京的发达。

    整个大厅呈圆形,中间是吧台和包厢,四圈则是为了便于观光所以靠窗而设的情侣雅座,窗子全部都是落地窗。

    地面是由印有黑白红三种线条的大理石铺设而成,看起来有点像原始部落里土人脸上的图案,又像是画家精心设计出来的线条分明的彩绘。

    环厅而立的十二根柱子,支持着天花板。

    天花板的设计也很独特,是个圆环。内圆是水泥而筑,吊着华丽高贵的欧式水晶吊灯,‘晶’光闪闪,绚丽夺目。外圆则由玻璃筑成,呈环形水池,蓝色的水里游着各类色彩缤纷形状奇特的观赏鱼,让人有种置身海底的错觉。

    只粗略看了几眼,我便忍不住赞叹装潢的精致典雅尊贵大方。而王宁却告诉我说,包厢装潢得更漂亮,每个包厢都装潢成不同的风格,可以给人不同的感觉。

    但我的感觉,却只有一种。

    我必须藏在心里而不让王宁知道的那种。

    王宁指着靠窗的十号桌对我说:“我们去那张桌子吧!”

    “这么多桌子,为什么偏偏选择十号呢?”我很好奇。

    王宁神情落寞,犹豫了一会才慢慢地说:“因为10号是我的生日,那张桌子也是我和男朋友经常坐的,第一次,第二次……,直到最后一次?!?br />
    王宁说话的时候,目光竟似呆了,沉重得让人担心下一秒就会崩溃。

    我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那我们今天换张桌子吧,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从现在起我们远离痛苦的记忆,好吗?”

    “我们?”

    王宁疑惑地看着我,对我的用词表示不解。

    “是啊,我们!因为失恋的并不只有你,我也刚被踹了。但我们还是应该带着笑容迎接明天,不是吗?”

    我用善意的谎言和充满信心与希望的目光,鼓舞王宁。

    “想不到我们同命相怜。好吧,你说坐哪张桌子?”

    “要不坐17号桌呢?因为17号是我的生日?!?br />
    “好,那就坐17号桌吧!不过17实在不是一个好听的数字,你生在这天,难怪你长得也…”

    王宁并没有把话说完,嘴角挂着一丝坏笑,得意地看着我。

    有时候,话说一半往往比说完更狠。

    我只好苦笑。

    “我长得真有这么不堪入目吗?”

    “那倒不至于。其实吧,你长得还是挺斯文的,勉强可以算道貌岸然?!?br />
    “唉,想不到我差点连道貌岸然都不如!”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王宁也露出笑容。

    坐下来以后,服务员很快递上菜单,我战战兢兢地把菜单交给王宁,王宁却又推回给我:“你点好了!”

    “想不到侩子手居然让我自行了断!好吧,那我就自己来吧,下手还可以轻一点哦!”我笑着对王宁说。

    “去,你才是侩子手!哼?!?br />
    除了王宁指定要吃的泰式木鱼和蜜汁叉烧,我浏览了一下Menu,又点了鸡汁八菌汤哄彩肉松豆腐。

    这两个菜的名字也都挺浪漫的,应该配得上这种浪漫的环境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两个菜都是素菜,应该会便宜点。

    我把菜单递还服务员。

    “先生,不需要些酒水吗?”服务员彬彬有礼,笑容可掬。

    “哦,对!我竟然忘了?!闭媸乔裰苯佑跋炜悸鞘虑榈娜嫘?。

    我望了望王宁:“你想喝点什么?”

    “给我来瓶啤酒好了!”

    “不行,你已经喝成这样了,不能再喝了!”

    我语气坚决,好像眼前这女人是我的一样,浪漫的环境果然比较容易迷惑人的意识。

    我对服务员微微一笑:“有什么可以解酒的饮料吗?”

    “橙汁还不错,先生要来一扎橙汁吗?”

    “好,就来一扎橙汁吧!”

    “先生真爽快!”服务员说完带着欣赏的笑容离去。

    我看着王宁,看着这个刚刚让我莫名其妙心疼的女孩,她已经像烂泥一样伏在桌子上了,左手拖着腮,不解地问我:“你为什么不要两瓶啤酒呢?啤酒二十八元一瓶,橙汁一扎却要一百二十块?!?br />
    “???什么!一百二?”我惊呼。

    “嗯,他们家饮料是进口的,比酒贵!”王宁笑眯眯地看着我,即使高度近视的我摘掉眼镜,也能看到她眼睛里的幸灾乐祸。

    “靠!你为什么不早说???”

    “可是你根本没有给我机会说呀!”

    我顿觉身子一软,瘫坐在椅子上,含恨地望着服务员离去的背景,心里感觉有红色的液体在流出。

    这才后悔不已地想起我妈那句话:社会险恶人难做,就像赢把清一色。

    “你干嘛那么痛苦地看着人家服务员???人家只是推荐,是你自己非要点的呀!”王宁故意提醒我,这话显然又在我的伤口上狠狠割下一刀。

    “哦,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她愉快的脚步正踩痛我离别的视线!你知道吗,我柔嫩的心里,此刻正掀起狂澜?!?br />
    “呦,你还挺幽默的!嗯,败而不馁,很有大将风范!”

    “得,我可不想做什么狗屁大将!我可以喊她回来吗?你要愿意,我现在就喊!”

    “那你喊啊,反正丢人的又不是我!哼?!?br />
    王宁笑得像花儿一样。

    我却感叹,社会变了,没钱确实是件“丢人”的事。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王宁右手也托起了腮,像个孩子似地看着我。

    “我姓王,王斌?!?br />
    “哦,那我们还是一家子的!”

    “你也姓王?”

    “嗯,我叫王宁?!?br />
    “王斌,王宁?!蔽以谧炖锬钸蹲?,“想不到我们的名字连发音都很接近哦!”

    王宁也念了一遍,笑着说:“对啊,是很接近。真巧!”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

    “对了,我们初次见面,不如你介绍介绍自己吧?也好让我了解了解你?!?br />
    王宁说完眼睛一闪,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望了望我的身后。我也扭头看了一下,原来王宁在看我身后不远处的十号桌。

    我真是失策,竟然坐在背对十号桌的位置,让王宁面朝十号桌。

    “你这个问题,和那张桌子有什么联系吗?”

    “嗯?!蓖跄錾竦赝盼业纳砗?,说:“一年前,我和他第一次约会,他就坐在那里,回答了我同样的问题?!?br />
    我不禁暗骂自己嘴贱,一个问题又勾起王宁的回忆。

    而且关键是花了这么大的价钱请她吃饭,岂能让她心里想着别的男人?

    对于男人来说,最大的耻辱莫过于一个女人身体陪着你,心却想着别的男人?;蛘叻垂?,一个女人心里想着你,身体却陪着别人,也是一样。

    何况,她的身体还不是我的。

    想着钱包里那几张还没有捂热的红票子,那可是我的血汗钱,我不能让它们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没有价值!

    一股强大的正义感油然而生。

    思考了片刻之后,我挪了挪椅子,用身体挡住王宁的视线,然后说:“你想听完整版的自我介绍,还是想听删减版的自我介绍?”

    “怎么搞得跟电影似地,还有完整版和删减版。难道完整版的有黄色内容吗?”

    “嗯?!蔽倚α诵?。

    “好吧,那我听删减版的好了!”

    王宁的目光果然被我吸引,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我,等待着。

    我清了清嗓子,浑厚而富有感情地说道:

    “其实,我是个并不复杂的人——成熟而不世故,谨慎而不拘泥,刚强而不粗暴,温柔而不怯懦,热情而不做作,自信而不自大,善良而不迂腐,认真而不较真,正直而不刻板,坦荡而不轻狂,机智而不奸诈,沉稳而不木讷……这,不正是我吗?”

    我一口气说了十几个排比句,尤其结尾那句‘这不正是我吗’,说得更是情真意切,连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王宁也被恶心得展颜欢笑,掩着嘴说:“你啊好意思啊你!这样还说自己不复杂?还用那么多动听的词来形容自己,真不害臊!”

    我得意地赔了个笑。

    “那么,完整版又是怎么介绍你自己的呢?”王宁双手合抱胸前,坐起身来,眼睛里闪着光芒,俨然来了兴趣。

    “完整版的会有黄色内容哦!”我提醒王宁。

    “嗯,我就是要听黄色的!”王宁兴致更高了。

    “那你得先承认自己好色,我才说!”

    “你讨厌!”王宁目光闪动,十分妩媚。犹豫了一下之后,说:“好吧,我好色。你现在可以说了吗?”

    “嗯,完整版的得再加上两句!”

    “什么???”

    “就是面黄而不肌瘦,色大但却胆??!”

    “你骗人,这哪是黄色的?”

    “面黄和色大两个词,去掉首尾,不就是黄色二字吗?所以这是黄色的??!”

    “哼,你这是骗人!骗子,骗我说自己好色!”

    王宁又招牌式地哼了一句,并噘起嘴巴。声音是从鼻子里出来的,娇声如乳燕一般??醋磐跄拇虬绾退科谋砬?,我猜她在家应该是个小公主。

    “我可没骗你”,我狡辩说:“是你自己想歪了,原来你们女人也很好色?!?br />
    “哼,是你误导我的。你们男人更好色!”

    “好吧,都色,都色!”

    “不过你的介绍挺有特点的,我喜欢?!?br />
    “比你前男友的介绍更有特点吗?”

    “嗯!”王宁用力地点点头。

    “那你能答应我吃饭的时候不要想着他吗?”说完我又直起身子,去遮挡王宁的视线。

    “好吧,我答应你。来,我们换位子!”

    于是,我和王宁起身交换座位。

    菜也在这个时候上来。

    几个服务员每人手里端着一道菜,排着列队走来,步调一致,笑容可亲,甚至比我妈见到我时还亲。我却很想对他们大喊一声:稍息,立正,向后转!然后再来一句:任务取消,解散!

    带头的服务员正是刚才点菜时的那个女孩,左手托着一扎分量并不怎么多的橙汁,像宫廷的宫女般毕恭毕敬地将饮料放到我们桌子上,说:“先生,这是您要的饮料?!比缓笪⑿?,转身离开。队列后面的每一个人,都重复同样的礼貌。

    我不禁感叹: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可以让别人为你服务,而且服务的时候能把你当成亲爹一样尊重,礼敬。虽然心里可能在想:这人真他妈****!

    金钱的力量确实很强大。

    金钱几乎什么都可以买到,甚至往往连爱情也能买。

    只不过通常买方比较潇洒,卖方则演绎着一段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傻到令人费解,又悲戚到令人心疼。

    不过金钱也有着它可爱的一面,至少这55层的高度不是假的;这会慢慢旋转的餐厅不是假的;这光鲜夺目典雅舒适的环境也不是假的。

    窗外,是夕霞染红了的四月天,是错杂交织的楼宇森林,还有在森林里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

    夕阳如一面烧的正红的鼎炉,挂在天边。

    仿佛很遥远,又仿佛就在眼前。

    天空也被烧得一片通红。

    红光笼罩大地,温柔地抚摸着万物。

    景色太美了,美得令人心旷神怡。

    透过窗户,看着地面上缩小了的人群,我竟然有种觉得自己不再是蚂蚁般的幻觉。

    但是我清楚,即使我身在半空,我也仍然不会是苍鹰,顶多是只麻雀而已。

    王宁才是苍鹰。

    苍鹰会捕食麻雀吗?

    夕阳的余晖从窗户射入进来,轻抚着王宁酒气未退的面庞,显得更加红润了。

    真是人面夕阳相映红。

    王宁显然没有心情欣赏窗外的风景。

    此刻,她正左手执叉,叉着一块叉烧肉往嘴巴里送。右手同时用筷子夹起一片泰式木鱼,在叉烧还没下咽之前,也送入到嘴巴里。

    “慢点吃,小心别噎到了!”

    我提醒王宁。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第一次跟我见面就毫不见外,还一身酒气一副千金架子的女孩,我竟然有种疼惜的感情。

    是不是因为人类在被美丽的风景所打动时,总会想起那个令他难以忘怀的人,所以没有机会疼惜想要疼惜的人,才会转移给别人呢?

    我不知道。

    王宁嘴巴正塞得满满的,一边嚼一边对我说:“我饿死了,我就不客气了??!”

    “嗯,不用客气,你慢点吃!”

    “嗯!那你也吃!”

    我并不怎么饿,一边夹菜慢慢品尝,一边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孩。

    直到现在,我才认真的注视她。

    王宁的确是个有着千金气质的美丽女孩。

    她的脸盘大,脑门宽,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眼睛像明月一样,水灵又妩媚。

    如果你第一眼看见王宁就能被她吸引,那么首先吸引你的地方,一定是王宁的眼睛。

    人们常说,女孩子眼睛大才漂亮。

    那么,王宁的眼睛无疑是很多男人都希望他女朋友能拥有的。

    王宁高挺的鼻子,像是根据她的圆脸精心设计好的尺寸。

    假如王宁是瓜子脸,那么她的鼻子就会显得略微宽了一点。但现在配合王宁的脸盘,真是不多不少,怎么看都觉得妙到分毫。

    王宁的嘴巴也很好看,唇红齿白,诱惑人心。

    王宁虽然化了淡妆,却一点也不不做作。不像有的美女,贴着假睫毛,涂着眼影,弄的自己像朵蓝色妖姬。

    王宁则更像是一朵百合花,高贵,精致。

    王宁的美,是一种富态的美。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王宁涂的是茉莉花味的香水。

    也许只是她喜欢而已。

    我静静欣赏着王宁的美,一不留神,目光再次回到餐桌上的时候,偌大一盘叉烧肉已经被消灭掉了一半,那个什么木鱼也没了三分之二。

    我仿佛觉得那些送入王宁口中的肉就是我的化身。

    我目瞪口呆,忍不住轻声嘀咕了一句:“啊,苍鹰!”

    “什么?你说什么?”

    王宁抬头,诧异地问。

    “哦,我在感叹你是一只苍鹰?!?br />
    “???什么意思?”

    我伸头凑近王宁,压低声音,说:“我说你像是一只饿极的苍鹰,正在用力撕扯着猎物,然后风卷残云般送入你那血红的大口?!?br />
    “去!你在取笑我吃相难看吗?”王宁目光温柔地从我脸上翻过。

    “不是难看”,我停顿了一下:“是非常难看!”

    “去!你讨厌,人家饿坏了嘛!”王宁忍不住发笑,结果却不小心噎住了,左手按着胸口,眉头紧锁,右手直拍桌子:“快快快,水,给我水。噎……噎住了!”

    我慌忙起身把王宁的杯子倒满,递给她。

    王宁喝了口水,左手上下顺着胸口,说:“哎呀,噎死我了!”

    “让你吃慢点,你不听!”

    “都是你害的,啊好???”王宁翻了我一眼。

    “好吧,我错了。你怎么饿成这样???对身体不好?!?br />
    “今天心情很差,吃不下饭?!?br />
    “那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嗯,从你答应请我吃饭的那一刻,就变好了?!?br />
    我苦笑。

    “那你慢点吃,不用急,好吗?”

    “好??!不知道为什么,在你面前感觉很自然,吃饭也可以很放得开!”

    “你确定只是在我面前吃饭才放得开,而不是在所有人面前都像现在这样放得开,这样凶猛吗?”我撇着嘴,不怀好意的问。

    “呵呵,确定?!蓖跄缓靡馑嫉匦α?。

    “你真的确定吗?”我故意加重声音再问一遍。

    “你讨厌!”王宁说着,夹了块叉烧给我:“罚你吃块肉!”

    “嗯,这不失为一个封口的好办法!”

    “呵呵?!?br />
    “但事实真相可以这么容易就被掩盖吗?”

    “哼,那再赏你一块鱼好了!”王宁又笑着给我夹了一块鱼。

    “可是我现在突然手臂有点酸,举不起来筷子,可能车上扶你时累的。你说,怎么办?”

    “你该不是想让本姑娘喂你吧?哼!”

    “我当然想财色兼收了!”

    “够了哦?本姑娘可是只天鹅!这样吧,我再为你倒杯饮料吧!”说完,王宁帮我把杯子倒满。

    “好吧,这个价钱,勉强让你收买吧!”

    “呵呵,你真逗!”

    “谢谢,你也很有眼光,很识货!”

    “谢……”,王宁应该是想说谢谢,但还没说完就立刻反应过来,噘着嘴巴对我说:“哼,你这不是在赞美我,而是在变相接受和衬托我对你的赞美!”

    “不简单哦!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看来你不但目光如炬,而且还冰雪聪明,厉害,厉害!”

    “你讨厌!”王宁右手轻拍了一下桌子,佯装生气,目光委屈地说:“很多男生第一眼见到我就会赞美我,可是你到现在,都没有真心的赞美我一句?!?br />
    “那说明我不像那些男生那么肤浅??!”

    “你!气死我了,又赞美你自己而不赞美我!哼?!?br />
    “我应该有赞美过你吧?”

    “有吗?”

    “没有吗?”

    “哼,没有!”

    我皱了皱眉,大脑中迅速回忆今天见到王宁后的对话。

    “不对!我是有赞美过你的?!?br />
    “你哪有赞美过我?你什么时候赞美我了?”

    我模仿楚留香揉鼻子的招牌动作,笑着说:“你忘了么,在地铁里我说你胸部很饱满很有弹性,这难道都不算赞美吗?”

    “你你你??!”

    王宁气得直拍桌子,嘴巴也撅得老高,但目光却羞涩而妩媚,像一朵正在绽放的百合花。

    “好吧好吧,我还是说实话好了?!蔽矣锲蛔?,用很严肃地表情看着王宁,尽量动情地说:“好吧我承认,其实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被你的外表打动了,征服了。所以,我一直在观察你的内在。之所以没有急于赞美你,是因为不想让自己觉得对你的赞美太肤浅,太片面。我必须在了解你的内在之后,才能给出全面而准确的评价!”

    “是吗?”王宁已经得意得眉开眼笑:“那你现在可以用一句话准确而全面的评价我了吗?”

    “当然!”

    “那你说,我的外表和内在用一句话来形容怎么说?”

    “很简单,四个字就够了:每况愈下!”

    “什么!每况愈下?”王宁眉眼间的得意瞬间消失,变成了带着笑意的愤怒。

    “对??!你看啊,你的外表稀松平常,内在更是一塌糊涂。这难道不是每况愈下吗?哈哈……”

    “你讨厌!”

    王宁说着就起身过来掐我,我放声大笑,几乎岔气。

    王宁也笑得花枝乱颤。

    来回几次嬉打之后,王宁问我:“王斌,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我的心里禁不住颤动了一下,发现自己突然也有这种感觉。

    我思考了一下,说:“是的,我们以前见过!”

    “在哪见过?”王宁问。

    “你不记得了么?五百年前,盘丝洞外,是你给了我三颗痔。那时,你是紫霞仙子,我还是齐天大圣没转世前的凡人,但后来的情形就不一样了?!?br />
    “哈哈,你想得美!臭猴子!”王宁回到座位上,娇笑着说:“哼,敢占本姑娘的便宜!”

    “唉,你真没良心,才五百年,你就把我给忘了!”

    “去死!”

    王宁一面笑,一面扭过头去,从包里掏出一个碧玉材料的发卡,含在嘴里。然后左右摇摇头,抖动头发,双手从耳根处将头发向后摞到一起,再从嘴巴里拿出发卡,把头发简单地扎了起来,露出侧面美丽的弧线。

    简简单单的动作,却透着十足的妩媚和女人味。

    我一阵赏心悦目。

    “哼,不是说我稀松平常加一塌糊涂吗,怎么还看我?”

    王宁噘着嘴笆我。

    这女人,头扭过去居然都知道我在看她。

    “没有,我那是在开玩笑!”

    “哼,那你说,我到底好不好看?”

    看来不赞美她她是不会罢休了,我只好投降:“好吧,说实话,你很美!”

    “嗯,这还差不多!我去下洗手间,失陪下哦?”

    “嗯,好的,你请便?!?